演后记丨实验中学2018年度大戏《茶馆》

实验2018茶馆剧组 大语文 北师大实验中学



实验中学2018《茶馆》

演后记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是无法实现的,幸运的是,我们可以通过戏剧,找寻彼此眼中最真实的力量。


感谢戏剧,让我们彼此相遇;感谢戏剧,与时代相遇……



一部茶馆,两个角色,三个多月,四场演出,五十个人。梦似的,转瞬即逝,过去了。已经习惯了每天放学跑崔妈教室的生活,那是我们的家。我们在那儿排练,在那欢声笑语,在那写作业,在那看茶馆,在那哭……这三个多月,克服了种种困难来排练,不容易,却也不难……


说是排练,更像是一种放松,像是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聊天。时间过得太快,仔细数数脑海中的数字,去过几次逸夫楼,几次四会堂,几次崔妈的教室……好像都寥寥无几似的,不经意间,一切都结束了。感觉昨天还在想,哎,这才刚刚开始,到时候演出了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会不会紧张到忘词呢。现在,坐在椅子上,四场演出,结束了。


从相见,到熟识,从排练的欢笑,到演出的风华,你们和茶馆,都自然的融入了我的生活。这一周,没有这部戏和你们的陪伴,我过得很不开心,虽然不再那么累了,有时间写作业了,但是,内心却是空落落的。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见了,2018茶馆。再见了,三个月的“家人”,你们永远在我心中。在我们光鲜亮丽的舞台背后,有无数的人,在默默无闻的帮助我们。尤其是学校和语文组的大力支持,才成就了2018茶馆的辉煌。


谢谢老师们!再见,2018!再见,2018茶馆!祝福2019茶馆~


——王利发、王大栓饰演者 肖瀚驰



茶馆的经历是我人生中非常美好的一段经历。我觉得首先应该感谢学校给我们提供了这个平台,让我们有机会来演这一出戏。当然还要感谢老师们的参与,他们的到来为这个剧组增添了许多光彩。感谢许许多多帮助我们的人。自然还有最值得感谢的人:崔老师,他经手和经受了多少事啊。


很多时候,对于一本戏剧,如果不亲自去演的话,有一些非常非常小的细节是没有办法体会到的,比如老去的李三对于王淑芬类似孩子对于母亲的依恋。以及王淑芬,周秀花和康顺子所共同分享的“母亲”这一角色,我们可以看到“母亲”这一角色在老舍笔下是有着重要意义的。或者是第一幕里李三给买耳挖勺的老头一碗茶喝的时候买耳挖勺的老头说的话——“这人老了,还不如一只鸽子呢”——对与李三之后命运的预示。这样一种命运的预示实际上出现了很多次。就譬如常四和秦二相隔五十年的两次拱手,当你突然意识到的时候就会发现老舍的情节设定实际上是有逻辑的,茶馆就像一个统一体,它的命运不像《雷雨》一般交会在一点,它的命运是藏在暗处的,可能会在几十年之后蓦然出现。这些东西,都是我在演了无数遍之后突然体会到的东西。话剧的魅力,或许有的时候真的需要亲自去演吧。


最后感谢一下能让我在最好的年纪里遇到的我的同学们,我爱你们。


——李三饰演者 李熠远



从曾经我们偶尔在教学楼中的相遇,到熟悉了解彼此;从曾经的擦肩而过,到每天相约在戏剧教室;从曾经的每一个单独的角色,到共同描绘出一百二十年前的老裕泰,我们因《茶馆》相遇,是它让我在最美好的年华遇见最好的你们。


虽然我们都没有接受过话剧的专业培训,但我们因爱好和兴趣相聚在这里。怀着对话剧《茶馆》的爱共同探索、共同研究讨论表演中的各种细节,这种爱最终化作了舞台上精彩的演出,而我们也享受在其中,这三个多月的时间我们一起经历了太多太多,不必多说,不必煽情,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现在回想那些美妙的点滴,只觉得心中有无限温暖!


《茶馆》的好坏功过由后人去评,我们不必拘泥于此,在所有家人眼中我们都是最棒的!想对你们说的也太多太多,在这里唯有一句感谢!首先要感谢实验中学能给热爱话剧的同学这一平台,使我们能够发现自己的潜能,我们是站着巨人肩膀上的,如果没有《枣树》、《暗恋桃花源》和多年《雷雨》的积累,何谈今年的《茶馆》,我们走着继承和发展的道路上,有校领导和老师们大力支持的我们是幸福的,能站在实验中学的话剧舞台上的我们同时也是幸运的,在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我们的排练、众筹以及演出才得已圆满成功,当然在这成功的背后离不开每一个人的付出,正向崔老师所说的“在台上,你们成全着对方”,是的,在我们自己戏份完全拿下时开始成全对方,我想我们应该对剧组里的每一个家人说一声感谢!


诚然在我们光鲜亮丽的背后,背后支持我们的是我们的父母,当我们排练到很晚结束时,他们来到学习接我们,当我们排到很晚冒着寒风回到家时,他们已为我们准备好可口的饭菜。背后为我们默默付出的人真的太多太多。


这部话剧教会我的不仅仅只是在表演上的东西,更多的人与人之间的配合与情感,我们应永远怀着一颗感恩之心,感谢学校、感谢老师、感谢家人、感谢2018《茶馆》剧组里的每一个人,没有你们,我不可能完成如此壮举,是你们在我美好的青春中添加了绝妙的一笔!


——唐铁嘴、小唐铁嘴扮演者 蔡子龙



好几天前,王导跟我说让我写总结,我才意识到,差不多结束了。但还是要写些东西来纪念。


 3个月前,王导问我想不想演茶馆,经过全方位的考虑,我决定去试试。于是我就被阴差阳错的选上了,还捞到了一个主角。但由于我是这方面的小白,所以就很尴尬,台词说得我自己都听不下去了。但是很多人都愿意帮助我,为此,我要感谢崔爷,感谢王导,感谢剧组的所有人对我的包容和鼓励。 


现在,纵观这3个月的点点滴滴,无论是喜是悲,我都没有遗憾了,曾经的欢声笑语都已被笑容和泪水带走。唯有那一点纯真的美好还存在心中。 多想再和你们一起聚聚,看看你们最近都变化了吗?多想让茶馆的灯光再次绚烂起来,我们再回到其中。


——刘麻子、刘麻子饰演者 王天骥



随着最后一场在四会堂演出的结束,茶馆剧组的表演也画上了句号。五十多个人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做了同一个梦——一个关于老裕泰的梦。


整整一学期的排练,从白天到黑夜,从夏天到冬日,在这一间小小的戏剧教室,留下了多少回忆。演出前的压力,上台前的紧张,这一切都被我们扛了下来,因为剧组中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清楚:我们永远不会是一个人,我的身边都永远都有你们。

而地下一层的戏剧教室,与其说是一个教室,不如说是一个梦实现的地方。


我小学时便去人艺看过《茶馆》的演出,茶馆中充满京味的吆喝、催人泪下的分别、对社会现状的句句悲叹,都使我印象深刻。这次学校能让我有幸参加《茶馆》的表演,成为那个时代的一个人物,使我儿时的梦得到了归属。


我要感谢身边的老师同学,是你们让我进步,让我认识到了话剧背后的魅力;感谢前来观看的观众们及帮助我们的陌生人们,是你们的鼓励支持让我们在逆境中坚持下来;感谢学校给予我们的平台,让我们可以充分展示自我,让我们欣赏到了到了更丰富,更精彩的世界。


——二德子、小二德子饰演者 冯正亮



这几天,无时无刻都在回忆着过去3个月和你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现而今越来越意识到,能进这个剧组是多么的幸运。


9月份刚开始招人,我就经过简单的面试进入了剧组,同时成为剧组中少数高一成员之一。接着就遇见了接着就遇见了超过剧组各位我们三个月以来,不管刚开始是生是熟,最后都成为了向一家人的最好的彼此。


三个月。快的有点不可思议。在这白驹过隙中,我们经历的太多;团建、排练、到踩点、演出,我们付出了太多。


我饰演的角色是松二爷,他们都说我是本色出演,但其实我的内在人格却不似松二那般老实胆小。因此要把这个人物塑造出来,还是要费一番心思的。比如我就常常半夜躺在床上想,该如何在细节上把松二鲜明的性格展现出来……而这一切的一切的努力,在演出登台的那一刻也就不再显得如此重要了。


这次的四场演出虽没有在大剧场开演,但得益于校方及校外人士的大力支持,都达到了座无虚席的场面。同时参演的老师们也都配合导演的安排调度,这也是演出成功的必要因素之一。


大家在演出过程中都竭尽全力、争取做到最好,但是无论如何都有天公不作美、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我在头两场演出前发烧三十八九度,不得不顶着烧上场。但是我相信这些演出前后出现的小问题并不能影响“我们是最棒的”这一点。


再次感谢大家对于茶馆剧组的支持与鼓励!无论如何,2018年的茶馆演出已经告一段落了。大家在这三个月中收获了宝贵的经验、知识和友谊。期待着明年,当我踏进裕泰的中门,目光扫清前方的黑暗,看见台下的你们,能饱怀着激动地高喊——“列位早班啊您呐!”然后无言,泪打胭脂。


让我们一起等待吧,等待明年重新开张的老裕泰,等待明年再次续写老舍的传奇……


「爱你,就像爱生命般」


——松二爷饰演者 吴家宇



只因遇见了大家,才有了最美好的年华。2018快要过去,茶馆的群也改了名字,岁岁年年人不同了,但茶馆的这个家还是那个家,妈还是那个妈。有点失落,感觉这一切结束的太快,但却总能在回忆的时候泛起微笑。


我虽然缺席过一些排练,对此我也很是愧疚,因为学习和其他的种种原因,但每当我看见朋友圈里大家又发了今晚排练时大家的共度的美好,总会觉得自己的缺席是种遗憾。的确,私下里一个人看视频练习改正,总比不上跟大伙一起热热闹闹的排练。因此,我才会更珍惜每一次和剧组在一起的时光。


融入了茶馆的这个家,真的很幸运。演出即将上台的的那一刻,心砰砰跳,可浮现比出平时排练与大家在一起的即温馨,又热闹的点滴,给了我力量与勇气,迈上台,享受着这爱结出的花朵。我庆幸当初自己参加了海选,能真正的让我这十六的年纪变成最美好的年华,因为遇见了茶馆这个剧组,和崔妈。


——常四爷饰演者 王乐迪



《茶馆》,经历了四场演出,终于落下帷幕。我永远也忘不了这次经历。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喜欢戏剧,喜欢模仿,渴望上台表演,可是从小到高中,都一直没有机会。直到高二这年,经过筛选,我如愿以偿进入了咱们实验中学的茶馆剧组,来演绎这部实验中学有史以来从未尝试过的大戏!


从刚开学不久的排练,崔老师选角色,寻找每个人适合的角色来演,之后我们在崔老师以及王闰导演的带领下,先是看人艺的《茶馆》,一点点揣摩经典,尽量模仿,遵循原着。从读本开始,再到背本,再到慢慢配合,走台,再到一点点抠细节......大半个学期的排练,我们圆满的完成了四场演出任务,也收获了友谊,剧组就像家一样温馨。


我很感谢我的学校实验中学,感谢能有这样一个平台给予我们。我希望,实验中学的话剧会演得越来越好。


——康六、邹福远饰演者 李卓卿



于是,你们欢呼着进入到我的生活里,真乃不由分说引我梦回京华。

——题记


我并无倚马可待之才,且听我细细说来……


整理剧本之前,我还未分清常四爷和秦二爷,只知道是两个正派人物罢了。然而,加入排练后我才知晓,一个是奉行“实业救国”的民族资本家,一个是孤身奋斗的旗人。但他们都有相同的特点——忧国忧民、正直坚毅。《茶馆》就是这样一部戏,虽人物品性多少有些相似之处,但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好人”却因选择道路不同而各有各的悲剧命运,坏人却因所行手段相异而各有各的“如鱼得水”。


在这两百多天的日子里,我不胜其烦地、成百上千次地听着、看着、想着《茶馆》里的对话,琢磨着剧中真味。在这琢磨之中,也就同时熟识了剧中的成员们,了解到他们对于自己角色的理解与体会。于是接着便是更加深入地交流与相处。排练时间很长——崔爷有言,只有先熟悉对方,在舞台上才能给予对方足够的信任,才能放心大胆地施展角色个性、去衬托彼此。排练的次数我已然记不清了,只记得排练时间都相差无几,但从地下一层爬斜坡上来的时候,谈笑间身后的天色已从绵延迤逦的紫红晕染,变成了不乏星点的漆黑黝深。


两百多天,真的太过短暂。短暂到若是蓦然回首还能记起,海选当天学姐的绿裙子和清亮嗓音“我高三”;直奔小丁宝而来的“小丁宝”的干脆利落;“常四”抑扬顿挫的诗朗诵与他毫不匹配的冷脸;“唐铁嘴”一如既往的令人惊艳的快板……他们之中,我只认识小部分——现而今,我们早已一起聊过闹过、哭过笑过,摸清了彼此的脾气。


每一次演出,就像一次渡河。第一次,我们手拉着手,按照台词和人物关系拉成一条长线,在及腰的急流中拼尽全力前行,却又不敢抓得太紧——不抓紧,怕被洪流卷走;抓紧,又怕连累两旁人……最后一次演出,澄明清冽的溪水将将漫过小腿,我们已化为彼此的石头,心底甚安。


无论是四会堂还是地下一层排练厅,都已然是我们“三点一线式”一天的必经。还记得地下一层有很多崔爷、王导为我们准备的零食,边儿上挂着粗布大衫、洋缎裤褂;还记得四会堂澄黄澄黄的灯光和话筒里传来的富有年代感的“滋滋”声;还记得我们做了不知多少次的动作——收拾书包、拿服装道具、走到排练地点、放行李、搬椅子……可我并没觉着他们重复,只道是无意间习惯了。直到那天崔爷骗我们,说剧空间剧场的演出是最后一场了,“已经留下一版录像了,挺好”的时候,我就已经要忍不住眼泪;小修哭了,我的眼睑开始酸痛。


他却突然笑了,笑得嘴角缀了阳光——他说了哄骗小孩子的假话!但那一刻我们确乎就都是小孩子了:泪珠决了堤一样掉下,感觉全身的颤抖——我这才发觉每一次的排练、开会、走台的场景都跟抽丝剥茧似的在慢慢滑进脑海中。


离不开了,不会忘掉一丝一毫。


……于是,你们沉静地微笑着,望着我的眼睛:“谢谢。”


……谢谢。


——康顺子、周秀花饰演者 王嘉仪



参演《茶馆》,收获的是成长。我来茶馆剧组,不是来表现的,而是来学习的。从进组到演完最后一场下台这几个月,我真的学到了很多。这几个月里,我学着去放下一些固执的、坚持的事和故有的认识,从零开始学着说词、感受、表演……我学着减少一点主观的表达,去以学生的身份聆听、观察……我学着控制外放的情绪,去关注角色的内心、情感和经历……我很想感谢《茶馆》剧组的每一个人,你们每个人都教会了我很多,不只是表演的技巧,更是为人的道理。


参演《茶馆》,收获的是能力。在排练的过程中,通过权衡生活、学业上的很多东西,我发现了很多自己未知的能力。以前总是认为,只有把心思放在一件事上,才能够做好。但三个月后我发现,人最重要的能力是一心多用。这样的人才是全面的,她的经历才是互补的。


参演《茶馆》,收获的是温暖。或许我总是习惯在自己周围竖起一面墙,小心、谨慎地面对陌生的世界。还记得刚入组的时候,有很多的顾虑。但慢慢的,在开始试着接触、了解每一个剧组成员的过程中,我发现这所有的顾虑都是多此一举。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不断试着用自己的温度温暖对方、用自己的真心对待对方……不管是生活中还是戏里都是这样。就像崔老师说过的,我们都是在用自己的表演成全着对方。遇见你们所有人,我真的很幸运。


参演《茶馆》,收获的是蜕变。我们,都是在坚信着自己不会被外物所改变时,慢慢地被改变了。三个月的《茶园》,让我变得更成熟、自信、勇敢……也许,人生最幸福的事不是考一己之力改变世界,而是能拥有一群可爱的人,愿意靠他们自己的力量改变我们。


三个月,不长也不短。这三个月就像是一场五味杂陈的梦。回味起来,《茶馆》(茶馆)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剧里如此,现实中亦然。一间小小的茶馆里,过了120年却依然上演着人生百态。时代变了,人物变了…而人心——变了吗?


《茶馆》的演出落幕了,但我好像并不是那么怀念。因为我知道那些经历过的,终会闪耀着自己的色彩……


——小牛儿、康大力、春梅饰演者 蒋琨



我是林艾靖,来自高二人文7班,在话剧《茶馆》中扮演茶馆老板娘王淑芬。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只经过海选的初试就被定下角色的陌生面孔。我没想到初试能过,更不知道还有复试,就这样懵懵懂懂地走进了《茶馆》剧组。


在得知自己将要饰演的角色后,我仔细研究了老舍先生的原着,脑海中浮现出王淑芬的轮廓是温婉清瘦的。于是我又找出北京人艺岳秀清老师扮演的王淑芬视频仔细琢磨,意外的是她的扮相比想象的更骨感。我自知无任何舞台经验,台词也没有优势,只期待能在外形上更加贴合原着。我虽然不胖,但比起岳秀清老师还是有差距的。于是,我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疯狂减肥。作为住宿生,一日三餐都应在学校食堂解决,但这三个月,我没有在食堂吃过一顿饭;即使周末回家,我也克制自己不下馆子,只吃白水煮青菜;每周至少有半天时间泡在健身房里;别人买零食先看商品,我直奔背面的营养成份表,热量低的我才买。结果,大家在舞台上应该看到了。也许我的舞台张力不足,气场也不够强大,但我尽自己所能还原了人物形象本身。


结局是否圆满其实已不重要,因为我追求的过程近乎完美并为此义无反顾,无怨无悔。当舞台的灯光熄灭,帷幕落下,我依然是原来的我,一个平凡普通的高中生。只是,在我的青春里,了却了一个已久的心愿。


——王淑芬饰演者 林艾靖



翻看茶馆的照片,剧组的成员们映入我的眼帘。这几年我几次印证“一个剧组就像一个家”。我们组成的茶馆不是人心狡诈的冰冷社会,而是一个小花园。茶馆里有很多和蔼可亲的老师们,比如蒋瑞老师陪我谈心,梁老师请我吃面......还有那些可爱的学弟学妹,虽然我没有与你们深交,我在你们的言行中看到了些我失去了并渴望的东西。

 

如果我长大有了自己的家庭与工作,也会极想参加一个学生的剧组,演一个角色,看一看他们,也偶尔在角色中离开一下自己。

 

我大多数时间都自己与角色打交道。在老师的指导和我的探索中,我演出康顺子经历了几个阶段,在此分享一下。首先我承认自己无法成为她,因为经历和年龄相差太大。起初我的方法是照着视频学了她的所有语气、表情、小动作,然后我发现了更简单的捷径——就是掌握角色的中心气质(比如顺子的“苦”和不同年龄段不同的感觉;铁嘴的“脏”;丁宝的“媚”……)这样我便不用死记硬背小表情和小动作了。这样角色可以说是“有戏”了。但是角色还需要厚重,戏是跳跃的(15岁到35岁到65岁),但要铺垫角色在戏之外的环境、经历、心理……并且流露在有限的戏中。如果以上的方法我找到了感觉,那还有一种境界我没有找到感觉,就是收敛着表演而内心的情绪早已入境。就像一些名家写人的散文,自己的情感涌上来,文字再朴实也能感人。

 

我大多时间一个人待着,想该怎么演。(我确实没有做到很好,因为我没能匀出太多时间给这个活动。)但是有时在排练时跟剧组的同学说说笑笑真的会更高效地开发我的演技,就像那次王导说三爷跟她讲了哲学之后就演得好了,也像我那次吃了一片吴祥子烤的黑黄的面包在台上就更放得开了。

 

我将Climb hills to remember you!


——康顺子饰演者 孔睿敏



经过两个多月的紧张的排练和最后的演出,《茶馆》这幕大戏终于落下了帷幕。在这两个月中,我遇到了很多问题、获得了很多珍贵的回忆、也得到了重要的人生经验。


《茶馆》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大戏,剧中涉及大致五十名演员,也就是说有五十余名老师学生一起努力才能创造出这样一部戏。而两个月的时间就显得有些不充足。身为一名演员,我在导演的安排下和老师们对戏、让老师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能够熟悉这部戏。终于在我们所有人的不懈努力下,《茶馆》最终还是圆满落幕了。这两个月我过得非常充实,确确实实感觉到了实验中学戏剧教育对学生们的正面影响。因为这戏剧教育,我们能近距离地接触老舍,并将其演绎,这大大地加深了我们对文学和戏剧的理解,让我们感受到了文字和语言的魅力,我想,这就是实验中学一直大力支持戏剧教育的原因吧。


戏剧教育带给我们的不仅是对文学的敏感度的提升,更是人生的一次升华。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这么大的话剧平台,我获得了值得铭记的舞台经历。而且在排练的过程中有着诸多困难,我们一一将其克服的过程也带给了我们宝贵的经验——例如时间管理,如何平衡学习和排练永远是我们的难题,我也不止一次因此跟家人吵过架,然而最后我终于还是找到了平衡点,这也让我意识到了时间管理的重要性。


最后,我想感谢实验中学的戏剧教育,不得不说,没有实验中学的戏剧教育,我就不会有这么一段精彩的人生经历,也不会认识那么多可爱的人们。


——吴祥子饰演者 周睿宁



我与茶馆的点点滴滴:


这茶馆里可真热闹,也有老来也有少。趣闻轶事少不了,听我一一为您道。


这打油诗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我下文写的却都是自己的故事。


与崔老师结缘大概是高一时候的事情了,当时听说,暗恋桃花源剧组正在开放选角。我其实一直都还蛮喜欢表演的,当时就想去试试。不过由于多少有些害怕与紧张,高一最终的我并没有敢去尝试。当时同班的孙雪骐还问我来哩!问我说,听说我之前想去,来问问我最后有没有试镜。我回了她一句:“哎呀,忘记了。”其实只是怂而已。这之后就经常去地下室取车的时候顺便看一看孙雪骐他们排练。多少有点后悔当时没去吧。


高一的下半学期,我报了崔老师的摄影课。临近结课的时候,崔老师对我说:“大高,你长得还挺有模有样的,来我的茶馆剧组试一试,你要是敢不来我可找你算账啊!”就这样,我心满意足地被崔老师拉上了“贼船”。


高二开学回来没多久,剧组的成员就已经基本上齐全了。当时我认识人的还不少呢,有很多我们国际部的,也有不少初中也在实验的老同学,可对高一的学弟学妹们不是很了解。最开始的大家也都很青涩、生疏(我在里面认识的人多,就还算好的了)。起初的排练强度还不是很大,也就每周两到三次吧。但一开始排练的氛围很是尴尬,由于大家之间的生疏,同学之间私底下都没什么来往。这样的我们别说是一起演戏了,可能连畅快地聊天都还做不到。不过幸运的是,我们这几十个没有联系的灵魂,因为崔老师而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崔老师和我们一起搞团建,让大家一起分析角色,互相饰演对方的角色等。很快的,大家就打成了一片。渐渐的,排练变成了一个能让我们聚一聚并放松放松的活动。


可随着时光的流逝,无论是学习还是排练的强度都越来越大,压力也接踵而至。每每排练结束都已经很晚了,还得赶紧订饭回宿舍学习。这样的生活带给我的只有劳累。父母施加的压力和茶馆的压力似乎已经让我忘记了自己的初心。愁眉苦脸也成为了我的日常表情。不过有一天,崔老师对我说:“大高,你敢保证演出那天你的家长不会来吗?你如果能保证,那之后的排练你都可以不用参加了。”我一开始还没听明白,“每个父母都是盼着自己的孩子好的,你的父母给你施加压力是为什么啊?不是不想让你演戏,而是你最近一定在学习上面松懈了。准备演出并不能成为学习松懈的理由。你在我这里付出百分百的精力,在学习上就要付出一百二的努力。到时候考出成绩来,戏也演的出彩,他们能不为你感到骄傲?”这一席话直直地戳中了我的心脏。崔老师“崔妈”的外号我也多少有些领略到了。崔老师就像我的父母一样,可真是把我琢磨透了。在那之后,我再也没有了这些那些的抱怨,也再也没有在排练的时候愁眉不展了。


这之后的时光就过的很快了,老师们逐渐加入排练、全剧连排、拍定妆照……稀里糊涂的,就到了演出的那一天。那一天大家都紧张极了,一群人坐在后台的台阶上互相对词,对了一遍又一遍,生怕自己上台忘了。我也是手脚冰凉,直冒冷汗,在脑子里想着各种突发情况的对策。这时王导过来安慰了我们,我还找她和崔老师都要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这就好像是一剂强心剂一样。上台后的我们,一改台后的紧张模样,就这样完成了一场又一场的演出。


不过天下也没有不散的宴席,茶馆最终还是落幕了。在这不长不短的日子里,我们之间都建立了十分紧密的联系。不再只是单纯的同学、朋友了,而变成了并肩作战过的“战友”们。虽然时间不长,但我却依然爱上了你们中的每一个人。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成长,有欢笑也有泪水。虽有许多不舍,但更对明年的茶馆抱以厚望!这是我对这份经历的一些回忆,我相信他们都将成为我一生的宝物与财富。


最后引用一句秦仲义的台词吧。


“我没什么可说的了,再见。”


——宋恩子饰演者 高渤洋



很久没排练啦!有点想你们!


三个多月,五十来人,一起在茶馆做了场京城大梦。


作为一个被形象限制只在三幕里有一些些戏的小花,还是很怀念这段跟你们在一起排练的时日。已经习惯了每天一放学就背着书包往戏剧教室跑,周六日早早的骑着单车穿梭在家和学校之间,演出前在四会堂呆上一整天……以及,每天都能见到的你们这群人。


开始只是简单的读本,一遍又一遍,又在教室迈开步子小心翼翼的走起来,到能够一气呵成的把台词动作连贯下来……排这么多人的一出戏,谈何容易。


刚来到这个剧组的时候,大家还是很腼腆和害羞的。步子走不开,台词说不利索,这些黑历史好像成为了只属于我们的共同的小秘密。也正是因为日日夜夜的相处,黑照见多了啊,大家也就混熟了,我们都在不知不觉间熬过了过渡期,也敢真真正正的演起戏来了。


很感谢剧组的哥哥姐姐,你们会很照顾我们这些人青涩的小丫头,会鼓励我们演的真好,会在排练时陪我们说话,会领着我们跟大家一起闹腾……你们做的一切我们都会悄悄的记在心里,是我们在这个寒风凛冽的冬日里的一抹温暖。


长这么大,终于体会到了一次在舞台上演戏的感觉,在一个剧组中生活的滋味。


现在剧组终于杀青啦,很舍不得,大家马上就要各奔东西,但这个家不会散。我们会把所有的美好永远留在心里,等很多年后回忆起来依旧能微笑着跟别人炫耀,说:“我可是在实验中学的《茶馆》剧组里演过戏!”


——王小花饰演者 王语晗




戊戌冬至,第四场《茶馆》演出结束。

 

从来不敢轻易下笔,现在依然舍不得,好像写完就再不能提起了。但我终究知道,这个家,散不了!

 

所有语文组的老师都在茶馆剧组做了很多事情,帮助了大家理解戏剧教育,深刻体会文学作品的魅力,沉浸式的戏剧教育使我们遨游在艺术中。

 

冬至,一年之中天黑的最早的一天,但于我而言并没有特殊感,打进组的那天,我几乎没怎么在天亮着的时候进过家门。那时候,骑车回家掠过冷风,远远的就能看见胡同儿里新装的路灯,明亮的暖黄只照出一小片街景。我便每每想着着“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只是日子不够,北京的雪还没来得及落下……

 

在这个时候,我总是想起老师们也陪着我们排练到这么晚,老师们真的特别体谅理解支持我们的工作,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那么好,老师们的付出功不可没。

 

在路上我笑了,因为看对面的哥哥笑了,最后大家一起笑了,好像悬在心上的东西终于落回胃里,有股刚吃饱后幸福的眩晕,尽管胃中空空。

 

冷风比起前些日子有增无减,但敞开大衣大步向前,就是浑身通透舒坦!往前想想正经事,演出事故一场比一场少,腰一场比一场疼,虽说是抱怨,打我是打心眼里乐意为剧组忙活。

 

正如老师们和学校一样,无论我们面临什么什么样的困难,学校都会支持这个戏一直走下去!

 

原先在剧空间剧场完成首演之后,心里头总是不安,直到那个时候才反映过来,这一屋子的人,原来只有排练的时候才能见到啊……但眼看家也要散了,怕是以后连了说话的理由也没有了。

 

数学课上走神儿的时候,心里就老想着,特别不是滋味儿……

 

偏偏崔妈年过三十,还没个正形,把全剧组的人招集起来开会,骗我们回学校的“省亲”演出取消了,这个呆了好几个月却觉得似乎天长日久的家,就地散了。

 

他还嫌这把火点的不够旺,看这我说:“小修,明年你可就是导演了,别哭了。”

 

我空了几秒,平复了情绪,稳定了颤抖的声线,才开口说:“我知道,可明年的就不是这些人了……我一定能找着有北京口音的刘麻子,可我就是喜欢现在的这帮人,怎么办……”

 

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下来了,后来哥哥跟我说我哭得像关公一样,他看了也特难受。

 

好在是崔妈蒙我来着,昨儿个是最后一场,可演完了也没人抱头痛哭,我觉的今天特别高兴,一帮人吆五喝六,走在大街上,心里头也没觉着遗憾,就是很踏实,特别踏实。

 

又想起来那会儿排练,四个人搬着一张缺胳膊少腿的劣质桌子,看着实验楼坏了的电梯无语凝噎,最后还是在命运的安排下走楼梯搬到六层。爬一层就歇一会儿,聊一聊奇葩的同学和老师们,小心翼翼地趴在坏桌子上笑,第二天拿笔的手都在颤抖,但我觉得特有意思。

 

到今天为止,我都还没看过一遍自己演的《茶馆》,不过演成啥样我也不在意,反正我都喜欢!

 

到头来还是谢幕留给我的印象最深,甭管在戏里惨成什么样,都在单弦声中意气风发的走上台来,大褂布鞋,一排排地在灯光下散开满室的风度,实在是太帅了!

 

我还记得那料子极好的大褂在我掌心留下的感觉,像是岁月流过的触觉……

 

明年我还会在,谢幕的时候该拉着的手说:“德爷,他们都在后头呐!”这时候所有2018茶馆的各位,不论在天南地北都能赶回来,从那个小小的中门鱼贯而入,笑着,再谢一次幕。

 

我还想再谢一次幕,和支持我们的校长,老校长,老师们还有最爱的总导演崔妈。希望我们一直如此团结,为实验中学增辉添彩。


——卫福喜饰演者 修清扬



在茶馆,有些事,一辈子只能经历这一次;202天 ,有些事,虽然只经历了一次,就一辈子,都放不下了……

 

2018年6月4日,我怀着初中就有的梦想,参加海选。从此,遇见那群最可爱的人,邂逅茶馆剧组……

 

2018年9月起,我们每周坚持三次及以上的排练。都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茶馆剧组不仅有聚光灯下的绚烂,更有外人难以想象的努力与辛酸。我到现在还能清楚的记得初见时破冰游戏的陌生与青涩;记得起初无法走进角色的焦虑与痛苦;记得拉晚排练时的劳累;记得平衡期中考试与大量加排的压力;记得出了校门已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的夜。但也记得生日会上的感动;记得开场之前大家手握手互相加油的激动与温暖……我是土生土长的六年实验人,今年已是我在实验的第五个年头了。虽然半年的茶馆生活在时间上只占到十分之一,但在记忆中却几乎占了全部。茶馆——我一辈子都磨不去的记忆……

 

不知不觉,我们已一起走过了202个日夜。202天,从讲戏、读本,到对戏、联排;202天,从教室、逸夫,到四会、剧场;202天,从微信群最开始的12人到如今的39人;202天,群里每日的硬性通知似乎变成了小期待;202天,日常的训话也成了聚气与团建;202天,遇见一个疯狂的团队,一起做成了一件大事。大半年,每个人都是从零开始,一点一点改变自己,一点一点贴近角色,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仍有不足,仍有遗憾,而更多的还是感恩!感谢茶馆这个大家里的每一个人,感谢支持茶馆的强大的后援团,感谢语文组的推送,更感谢学校的支持!感谢你们能让我遇见这个“扰扰香云湿未干,鸦领蝉翼腻光寒”,饱经风霜却又保有人之初的善良的小丁宝,也遇见最好的自己!

 

还记得那个夜晚我们在乌镇游船上听的歌吗?“如果不能与你长相守,只愿我能化成飞烟随你走, 多年以后往事再回首,笑我一生孤独全成空。”当时只觉得美,如今听来已是百感交集。真的不想再见,又真的盼望再见!


还是那句话:感恩,遇见。祝2019年的老裕泰生意兴隆!祝带给我无限感恩与回忆的实验戏剧——桃李天下、万古长青!


——小丁宝饰演者 张瑀净



三个月的排练,一部剧前前后后是无数师长,同学,共同努力的汗水结晶。虽然我在茶馆这个剧里只是饰演两个龙套,但是我深深感受到我身为这个剧组一份子的责任与荣誉感。


四场戏,忘不了与我们一起为茶馆奋斗的同学,老师们,大家努力背词,独自排练的场景历历在目。在此不仅要感谢我们亲爱的崔老师,王导,还有为我们默默付出许多的演员老师们。在排练的过程中,我们饰演松二爷的同学多次带病排练,甚至在高烧的情况下身残志坚,坚持来演出,是我们中的好榜样。


小小的一个茶馆,反映了社会的几次变革,反映了几代人的命运。茶馆是历史的沉淀,不可否认,历史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它看似离我们很远,可我们就处于后辈的历史之中。


——伤兵饰演者 陈平



戊戌年的冬至日,太阳再想向南走,也只能停留在南回归线,我们也只能笑着回忆起遗憾,一同关上裕泰茶馆的大门。


我可爱的演员们在台上照相,他们都想用最美的笑留住最后一次穿戏服的样子;我在后台哭,觉得自己三个月来一切搏命的付出都伴随着最后一次谢幕彻底结束了。


回到崔老师的教室,和他相对无言地品着我们聊起过无数次的,舞台光灭了后的孤独和寂寞。

 

“学姐别难过,明年我们一定沿着你探出的路继续走下去。”


高一的小朋友发来微信,我念给崔老师,我们都笑了。


一切从未结束,我们并不孤独。


学校的大力支持,学长学姐们的帮助,让我们能一直坚持做自己热爱的事情。


实验的戏剧教育体系,大语文系列课程,让我们对戏剧共同的爱薪火相传。

 

此刻回忆起来,第一次排练时大家的腼腆,第一次夜聊团建时大家的放声大笑,第一次联排时大家的成熟,第一次换装时大家的投入状态……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无比庆幸——自己何德何能,能遇到这群优秀的演员;自己何德何能,在见证他们成长的同时,与他们一同长大。


此刻回忆起来,谢幕时,老师们都毫无怨言地撤到我们身后,或许正意味着,如果身后没有这群老师们的配合和支持,难以成就谢幕时如此的成功。

 

我们的身后,有实验。实验的身后,有我们。


2018《茶馆》剧组全体,将为实验中学的戏剧教育教学,提供力所能及的所有帮助。


断桥不断,要送旅人去。孤山不孤,在等旅人回。


祝2019裕泰茶馆生意兴隆。


——导演 王闰





立足于活力课堂的语文

植根于青春生活的语文

着眼于心灵成长的语文

伏笔于养心阅读的语文



【公众号编辑】

汪文龙、徐逸超、张浩然、李思瑶、

高思、廖先怀、马云韵

【本期编辑】

马云韵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